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学校无力管教或者管教无效的 包括买卖公开发行的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债券、基金份额 强推“法律与秩序”,特朗普乱上添乱

徐明:新证券法提升了新三板市场法律地位

2020-09-06 10:38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浏览量: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徐明在论坛上发言

  第三届中小投资者服务论坛9月4日以线上“云论坛”形式举办。本届论坛旨在探讨如何以新证券法实施为契机,推动我国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工作开创新局面。

  以下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徐明在论坛上的发言。

认真贯彻证券法 积极推进新三板市场投资者保护

  2020年,我国资本市场最为重大的事件就是新证券法的颁布实施。目前,中国证监会系统和整个资本市场都在认真学习贯彻落实新证券法。本次论坛以“落实证券法实施 促进投资者保护”为主题,恰逢其时,意义重大。借此机会,围绕会议主题,我发言的题目是“认真贯彻证券法,积极推进新三板市场投资者保护”,谈三点意见,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新证券法是一部投资者保护法

  众所周知,投资者是资本市场最基本的要素,更是资本市场存在的基础,是资本市场发展之本,没有投资者就不会有上市挂牌公司,更不会有中介机构。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充分的保护,投资者就会远离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最终将不可持续。因此,一个健康稳定、富有竞争力的资本市场一定是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市场。而投资者保护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法律,法律能否对投资者权利和合法权益进行充分规定,是投资者能否得到保护以及保护到何种程度的根本。纵观世界各国,证券法都以保护投资者为核心价值追求。例如,美国1933年证券法的首要目的,是要求公布重大信息从而保护投资者,并且将保护投资者放在提高效率、促进资本形成之前。国际证监会组织三项监管目标中,首要目标是保护投资者利益。我国的证券法律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理念和追求,尤其是新修订的证券法更是体现了对投资者的充分保护,可以说,新证券法就是一部投资者保护法。与原证券法相比,新证券法在立法理念、立法对象、立法体例和立法制度上充满着突破和创新,体现了自己的特色。主要有以下四方面:

  (一)立法理念转变:从监管本位到投资者权利本位

  修订前的证券法从当时的资本市场实际出发,更多地强调监管本位,重点规定各方参与主体的义务和责任安排,而对投资者权利等内容则着墨较少,导致法律中权利和义务配置相对失衡。新证券法在进一步简政放权、实行公开发行注册制的同时,对投资者的知情权、表决权、收益权、求偿权等进行了全面规定。比如:允许投资者保护机构等主体征集股东权利,代为行使提案权、表决权等,帮助中小投资者提高话语权、积极表达利益诉求;强调上市公司应当依照章程分配现金股利,保障股东的资产收益权;投资者保护机构可以自己名义提起股东代表诉讼,持股比例和期限不受公司法限制,也有利于中小股东权利的保障。这些安排,都体现了对投资者权利的重视和保障,体现了从监管本位到投资者权利本位的理念转变。

  (二)立法对象转变:从注重发行人到重视投资者

  修订前的证券法在规定对象上,存在“重发行人、轻投资者”的现象。修订前的证券法全文以发行人、上市公司为核心规制对象,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等次之,对于投资者的规定则较为少见,整部法律中涉及到“投资者”的表述仅28次,并且“重行政、轻民事”的现象较为突出,投资者权益保护和救济存在制度缺失,不利于资本市场的长远健康发展。此次新证券法立足中国特色、借鉴国际经验,大幅增加投资者保护的内容,全文“投资者”表述出现82次,针对投资者信息不对称、容易受侵害、维权成本高、寻求救济难等问题进行了系统性规定和应对,彰显了加强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的决心。

  (三)立法体例转变:从分散规定到专章集中体现

  修订前的证券法关于投资者保护的条款散见于各章节,没有形成系统的投资者保护制度体系。新证券法的一大亮点,就是新设投资者保护专章,通过事前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事中保护各类股东权利、事后完善救济途径等多方面、全方位的制度安排,集中体现了证券法保护投资者的立法宗旨和核心追求。专章方式不仅通过集中规定投资者保护的相关内容,使执法者、守法者和社会各方觉得好看好查、方便使用,更重要的是起到了法律的宣示作用,增强社会各界的投资者保护意识,提升投资者保护的整体效能。

  (四)立法制度转变:从一般性制度安排到重大制度创新

东莞新闻网 版权所有 广东省通管局 粤ICP备06046766号 Copyright 1998 - 2022 DG163.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