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军善协同 巴军讲谋略

微软起诉鸿海精密,郭台铭回应

2019-03-12 20:07   来源:未知   编辑:东莞新闻网3 浏览量:
微软起诉鸿海精密,郭台铭回应




今天一早(3月12日),多家外媒报道,微软公司已向美国加州一家地方法院起诉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违反专利许可费用。

随后,鸿海精密董事长郭台铭召开记者会就此“炮轰”微软诈取不当专利保护费,称鸿海公司本身不做诉讼提到的安卓产品,“故绝不会有侵权事项”。他认为,鸿海不太可能因为微软的诉讼案而蒙受损失。

观察者网注意到,郭台铭还指出,微软主要收取专利保护费对象是以华为为主的大陆地区手机品牌商。但如果起诉华为,微软势必会面对华为强烈的诉讼反击以及广大中国用户的抵制,故而逼迫台湾地区代工厂,代为“收取转付”,既可以不得罪大陆客户,又可以收到他们不合理的专利保护费。

此前,郭台铭于一早在脸书发文,称专利费为微软和谷歌两家美国公司的战争,“不应该找代工厂”。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今年春节后,富士康郑州厂区招募5万名员工,对此,台媒称是富士康接到了华为的订单。

点击查看大图微软CEO纳德拉和鸿海董事长郭台铭

“鸿海精密没有支付任何专利费”

12日,美国时政网站Axios报道称,上周五,微软公司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San Jose)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称鸿海精密自2013年以来未能遵守一项专利授权协议。微软公司要求鸿海精密补缴专利授权费和利息,并审查鸿海精密的账簿和律师费。

报道称,由于拥有专利许可,微软公司要求鸿海精密为制造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设备付款,并提供年度审计。然而近年来,鸿海精密并未这么做过。

微软公司称,鸿海精密曾提交过一份有关2014年相关内容、但并不准确的报告,这份报告也没有发布。而在2015-2018年,鸿海精密没有支付任何专利费。

目前尚不清楚,这项专利授权协议覆盖哪些产品。不过微软公司表示,已经与鸿海达成了安卓和谷歌ChromeOS设备的专利授权协议。该协议的副本已提交至法庭,但目前仍然保密。

Axios还称,微软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重视与鸿海精密的关系,并正努力解决分歧。“微软严肃对待自己的合同承诺,我们希望其他公司也这样做。此次法律诉讼仅仅是为了执行我们在2013年与鸿海精密签订合同的报告和审计条款。我们与鸿海的工作关系非常重要,我们正在努力解决我们的不同意见。”

观察者网查询该法院网站看到,根据微软公司提交的起诉文件,微软公司称,根据2013年签署的协议条款,鸿海精密应向其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以获得谷歌和安卓专利许可。

同时,鸿海精密未按第三方审计公司德勤(Deloitte)的要求提供所需文件。



“没侵权,这是微软和谷歌的战争”

对于微软的起诉,今天上午,鸿海集团发布声明,称其未侵犯微软权益。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也亲自上阵,在其脸书发布贴文“#不向霸道者低头”。

郭台铭表示,今天凌晨才收到微软告鸿海的起诉书,称微软告本集团显然心虚,在正式收到起诉书之前,竟抢先发布新闻,意在敲山震虎,诈取不当专利保护费,而不专注在法律诉讼的内容。

郭台铭认为,微软主要收取专利保护费对象是以华为为主的国产手机品牌商,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之际,转而对弱小的台湾地区,逼迫台湾代工厂替其收取转付,这样既不得罪中国客户和网民,又可以收到他们不合理的专利保护费。

郭台铭认为,微软主要收取专利保护费对象是以华为为主的大陆地区手机品牌商,其目的是向华为索取使用安卓的专利保护费。但如果起诉华为,微软势必会面对华为强烈的诉讼反击以及广大中国用户的抵制,“懂道理的大陆用户会一致抵制微软的产品”。而微软逼迫台湾地区代工厂,代他们收取转付,既可以不得罪大陆客户,又可以收到他们不合理的专利保护费。

“这应该是美国公司和美国公司的战争,是微软和谷歌的战争,不应该找代工厂。”郭台铭指出,微软做为全球软件霸主,本应向美国谷歌或全球的安卓授权用户收取保护费,但微软反而只向大陆厂商收取,其目的很清楚,意在趁势打刧,可谓机关算尽。

郭台铭还说,鸿海公司本身没有制造微软起诉所称的安卓产品,因而绝不会有侵权的情况。

随后,临近当天中午,郭台铭又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微软因鸿海集团未付专利费提起诉讼一事作出澄清。

对此,台湾地区“经济日报”报道称,郭台铭在发布会上炮轰微软,称昨晚幕僚已经提出三套应对方案,强调自己“想了一整夜没睡”,决定“盘中开记者会不要让小股东造成一丝一毫损失。”

他再度强调,微软公司既不向谷歌收取专利费用,也不起诉品牌厂商,反而起诉代工厂收取费用,这是微软停留在过去的霸权心态。

“微软由于在安卓崛起的时代落后了,所以才采取了这样错误的策略。可以说是我很同情他用这招, 奉劝微软公司要思考未来改进。”郭台铭说。

他同时表示,鸿海精密不会花大笔律师费用与微软公司打官司,并称很多事情应该在法庭再说,相关证据要作为呈堂证供,这其中有很多法律漏洞,微软公司此举也是采用市场营销策略。

另外,鸿海手机事业群总经理池育阳在记者会上补充说:“鸿海精密没有生产安卓手机;在鸿海集团内安卓手机全是由富智康生产;我们的品牌客户负责支付所有与知识产权相关的费用。”

他表示,富智康十分了解专利费的定义,其前五大客户占比约为84%。而富智康客户也强调不能代为协商或支付款项给微软公司,相关客户都通过文件形式告知富智康:不得代为协商支付。

“不懂装懂!你是微软派来的吗?”

值得注意的是,在郭台铭发布脸书后,有网民留言指出,专利费一直以来都是代工厂代付的,然后再转嫁到代工费用里,所以不是微软转而面向弱小的台湾地区,逼迫台湾代工厂。此外,按照专利法规定,专利涵盖的范围包含制造,所以向代工厂收专利授权专利费,也合乎法规规定。而上述内容,作为董事长的郭台铭应该了如指掌。

然而,郭台铭并不接受上述观点,反驳网民“不懂装懂!你是微软派来的吗?”没隔多久,郭台铭又再度质问该网民:“你是微软的律师吗?鸿海代工苹果手机,为何要支付安卓的授权专利费?”

东莞新闻网 版权所有 广东省通管局 粤ICP备06046766号 Copyright 1998 - 2022 DG163.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